货拉拉们的“两难”困境

来源:创业邦

原标题:货拉拉们的“两难”困境

编者按:本文为创业邦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“长沙女子乘货拉拉网约货车身亡”一案虽已落下了帷幕,但此事对于整个同城货运行业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对于货运网约车平台来说,一方面,原本是针对小商家的搬运业务,却难以与搬家这样的To C版块进行切割;另一方面,松散的网约车合作模式,使得平台难以对司机形成有效约束。

这样的困境,不止属于货拉拉。

作者 | 谢璇

编辑 | 刘岩

北京的刘师傅是一个专职货拉拉司机,他一刻不停地忙碌着。连元宵节的晚饭都顾不上吃两口,就被客户的电话叫走了。

“一天能赚700-800块。”作为超级会员的他,除了要缴纳1000元的押金之外,还要购买每个月价值799元的超级会员。虽然每月的固定支出并不少,但日均超过4个订单的收入,已经让刘师傅比较满意了。

显然,“长沙女子乘货拉拉网约货车身亡”一事并没有影响刘师傅的生意。

根据长沙警方发布的最新通报,受害人或因从车窗坠车而导致身亡,现公安机关已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对涉事司机进行刑事拘留。作为此次事件订单的撮合平台,货拉拉在安全监控方面的严重缺失,也成为了众矢之的。

在最新的道歉声明中,货拉拉表示平台存在产品安全功能不完善,在跟车订单的行程录音等问题上存在关键缺失。将在跟车订单场景中上线强制全程录音功能,并扩大安全车载设备部署,试运行车内外货厢全程监控。录音功能将于3月14日上线,而监控功能将于3月10日试运行。

但是,仅仅增加线上监控功能,就能应对同城货运所面对的,复杂多变线的下场景吗?据刘师傅介绍,行程录音功能已经上线,但他从未收到任何来自货拉拉的安全整改通知。

作为近年来最受瞩目的同城货运平台,货拉拉一度被认为是该领域内无可替代的独角兽。然而,此次的黑天鹅事件却将这个明星企业,连同整个行业都拉到了大众的审视之下。

如何应对多样复杂的场景,如何管理松散合作关系下的司机,这样的两难困境是否有解?

TO B如何兼顾TO C?

这是个难题

2020年是同城货运的爆发年。

一方面,货拉拉、满帮和快狗打车等业内头部公司密集的获得融资,并且纷纷传出上市消息;另一方面,包括顺丰、滴滴等巨头纷纷涌入同城货运赛道,一时间热闹非凡。

但这样的爆发大势,却被一则新闻拦腰斩断。

2月6日晚,23 岁女生从货拉拉面包车上跌落身亡,引发了全网的关注。民众对于同城货运的关注,从此前的漫天要价、收费不合理违规收集个人资料,一下子聚焦到了人身安全的层面。

然而这样的问题,或许是货拉拉此前从未想象过的困局。

不同于滴滴天生的To C特性,同城物流货运是以To B业务为核心的。

据界面报道,货拉拉2018年公布的数据显示,其搬家业务仅占3成。相应的,企业版物流服务、零担以及同城/跨城货运则占据了70%的份额。

对于那70%的企业级服务来说,基本没有“人跟车”场景,更是无需对司机的素质有过高的要求。保证货物安全是唯一的指标。

然而,搬家这种To C业务,其背后的安全隐患则是巨大的。而安全管理的投入,则几乎是个无底洞。

以滴滴为例,2 月 23 日,滴滴出行首席安全官侯景雷对外表示,2019 年滴滴安全专项费用投入超过 20 亿元,2020 年这一数字或达到了 30 亿元。

但这也并未真的把滴滴彻底拉出泥潭。

由于2018年的两次恶性安全事故,滴滴被迫减缓发展速度,收缩战线,搁置IPO,将安全当做企业发展的重点。Trustdata数据显示,2018年全年,滴滴的年均DAU(日活跃用户)是879万,2019年降至518万,缩水超过四成。两年多时间过去了,曾经呼风唤雨的超级独角兽,却依然在IPO的门口徘徊。

服务内容相对简单的出行服务尚且如此,物流所涉及的搬运、装车等复杂场景的安全监控则更为棘手,成本更高。面对如此复杂的场景,仅用APP中的线上监控手段能否真正有效改善安全问题,效果存疑。

在货拉拉针对长沙事故发布的道歉整改声明中,除了在APP的跟车订单场景中,上线强制全程录音功能等线上措施外。针对货拉拉司机服务水平的管理,对于收费标准的细化等问题,依然缺少有效的管理手段。

同城货运到底在赚谁的钱?

相比较安全监管这种难以获得即时反馈的投入,用户补贴显然是更加立竿见影的花钱方式。

在刚刚过去的“新春拉货节”上,货拉拉宣称,其发放了1亿元补贴,总参与人数达到700万,订单量较去年增长了60%。

在去年9月的“金秋拉货节”上,货拉拉也是补贴了1亿元,用于提振城市货运行业。

正是在这样大规模的扩张动作支持下,货拉拉的发展极为迅猛。据官网披露,截至2020年9月,货拉拉已覆盖了国内352座城市,月活司机达48万,月活用户达720万。同时,货拉拉还覆盖了海外覆盖20多个城市。

在融资方面,货拉拉也获得了投资机构的青睐。2020年12月22日,货拉拉宣布完成E轮融资,融资额度为5.15亿美元,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,高瓴资本、顺为资本等老股东跟投。随后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2021年1月,货拉拉又传出即将完成F轮15亿美元融资,此次的估值或将达100亿美元。

短短几年,货拉拉一跃成为了货运领域中的独角兽。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,2019年1-4月,货拉拉占据了中国同城货运网约车平台交易额的53.6%。

即便获得了投资机构的广泛肯定,但这依然无法改变货运业利润率较低的根本特质。重人工、车辆消耗、高空置率等问题,并没有随着互联网派单模式的兴起,而得到彻底的改变。

“虽然我们是盈利的,但这仍然是一个很苦的生意,即便一单挣80元,但毛利润也就8块钱。”快狗打车副总裁何松认为,未来所有货运公司都会进行生态建设,拓展金融服务。

对于物流平台来说,开发金融产品、车辆购买租赁、维修保养、油费ETC等司机用户的深度需求,将成为其真正的收入来源。

在《中国物流金融创新实践白皮书(2019)》中,曾披露过另一个物流头部企业满帮金融业务的收入情况。白皮书显示,2019年,满帮平台针对700万司机会员,提供了如ETC白条、加油白条、轮胎白条、记账卡等,以及提供经营周转的司机贷。

其中,满帮平台上有40%的司机会通过平台选择金融服务,金融服务用户数达270万,累计放款金额175亿元。从2018年启动的两年时间里,“运费贷”累计授信客户超过2000户,发放贷款10亿元,年利率约14.6%。

司机,才是货运平台最大的客户源。

如何才能管好司机?

共享经济语境下的司机管理,有着极大的困难。

据媒体报道,今年2月,有女乘客搭乘嘀嗒顺风车时,被司机以行李过多提出加钱要求,并威胁禁止乘客下车;2019年9月,一位女士乘嘀嗒顺风车时遭到猥亵;2019年1月,一位男士在拒绝司机加价要求后,被司机拿刀砍断手指。

受到2018年顺风车安全事件影响的滴滴,用了整整2年时间整改,并从去年1月1日开始进行双证上岗政策(网约车驾驶员证、网约车车辆合格证)。此举大大增加了顺风车车主的注册难度,也从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滴滴的运营成本。

在滴滴最新的司机管理规则中,对于司机和车辆的管理,主要涵盖:三证验真(身份证、驾驶证和车辆行驶证)、背景筛查、人像认证、见人见车(推进线下见面核验人车)等方面。而在行程过程中的保护手段,则包括:车型一致确认、号码保护、录音/录像保护、紧急联系人、行程分享、110报警、行程中风险识别及干预、防疲劳驾驶规则、黑名单、深夜服务卡、未成年人保护等十余项内容。

但是另一方面,安全方案的逐步升级,必然会带来高昂的运营成本以及逐步上涨的价格。

曾有行业分析人士表示,对于运力撮合平台来说,一旦合规程度达到100%,就无法盈利了。

但是对于同城货运这个规模达1.3万亿元,TOP10企业的占有率仅为3.5%的巨量市场来说,安全监管是个绕不过去的话题。

快狗打车副总裁何松也承认,目前同城货运行业只解决了从0到1的标准化问题,而关于司机态度管理等深层管理问题,都仍然亟待解决。为了加强对司机的管理,快狗打车正在尝试聘用制模式——通过筛选优质的平台司机,将其聘用为全职企业车队司机。

这也许就是整个行业的阿喀琉斯之踵——风平浪静之时,无人在意,可一旦风波骤起,便无人可以幸免于难。

本文为创业邦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,请联系editor@cyzone.cn。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